小弟我今年28

  五一过后,我的阳历生日很快就到了。那天过的很平淡,毛衣提前下班回家,买了一个生日蛋糕,另外做了几道菜。我在镜头前留下又一年的生日记忆。我喜欢这样的平淡。
  时常看到某人离开某地,切换到另外一个城市,说旧的三年已经过去了,新的三年又到来。而我呢?别说三年了,就连一年计划都未曾有过,之前有过对收入的期待,每年如何如何,现在看来,难度也很大。
  今年对我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一年,住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带领了一个前所未有庞大的团队,可以随心所欲的开发自己喜欢的东西,买了XBOX360,每天家里的电脑连轴开启下载高清电影,甚至还买了把吉他,下班吃饭,然后溜溜狗,可玩的东西太多了,不过昨天晚上又坐下来去研究微博网站的API。
  我还是喜欢互联网,喜欢新鲜的东西,虽然可能写的一些自己的工作方面的东西并不被人待见,但以后可能会较多的写到。
  小弟我今年28。
  
  乐铺活动验证

我很好

深夜12点,我终于更新好了新的模板。很多人问我怎么好久没写blog了。说来很惭愧,忙着工作,忙着拍照,忙着乱七八糟的事情。依旧每天早出晚归,很累,比较充实,觉得时间不够用。依旧每天抱着我心爱的D80,左拍拍,右拍拍,只按快门,不会细想。

清晨借景北寺塔

接下来该总结我的2008,为2009许点小愿望了。

我不是在上班,就是在上班的路上

  又是好久没动blog了。最近身体状态一般,一直小病不断,不是感冒就是嗓子疼,偶尔还会发烧,连我雷打不动的每周三天坐动车450,也减为两天,为的就是能早回家一天。

  每天依然坐火车去上班,现在的心情已经和4月份不同,那时候很希望能找个同路的人,交流一下经验之类的。每天坐火车已经成为了习惯,惯性到了一定程度就变成了生活轨迹,现在我连闭着眼也可以从火车站走到火车上,能清楚的推算出我的座位是靠窗还是靠过道,知道哪个地方步行更快一些,知道围着上海体育馆走会近一些,而不是天钥桥路转零陵路,知道周一和周五的火车票要提前一周买好,其他的可以慢慢买。

  我就这样每天穿梭在两个城市间,每天一样的轨迹,甚至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我,那天还冲着我说:每天坐车的知道要等会再下楼啊。

  自从买了单反,仿佛被诅咒了一般,每到周末就下雨,最好也就是个阴天。最近两周更是电视台都在周二就宣布了我的惨讯:阴雨天气将在于周末光临本市。我的老天,不都说现在是秋高气爽吗?哦,现在已入初冬。

  工作上平平淡淡,很多想法因为没有资源而进展缓慢,真想赶紧找人接替我的部分工作,让我有足够时间和空间去研究,思考那些我喜欢的事情。

  我有比较严重的焦虑症,幸亏我的天性乐观,否则估计早就崩溃了,我有很严重的强迫症,不过后果无非是要多检查几遍已经拿在手里的钥匙,确认窗门都已关上而已。毛衣一直说我打电话很紧张,我说这是遗传病,最怕打电话。昨天打电话订火车票,我用最言简意赅的话讲完,挂断电话,对毛衣说:这次我电话说的还不错吧?毛衣说:嗯,不错,就是打电话前一直在清喉咙,抿嘴。

  现在开始重新恢复美剧生活,《豪斯医生》、《人人都爱雷蒙德》、《CSI》、《the office》,选择一下看哪个比较好。《Lost》我是没什么信心了,一直死啊死不完。

  有个群里的人知道我每天坐火车上下班后惊讶的说:那你岂不是,不是在上班,就是在上班的路上?
公司平台的天空

我走,我看,我拍,我想,我回忆,我向前

  国庆回来,我依然从周一到周五,每天坐两次火车,来往于苏州和上海两个截然不同的城市。每天来来往往,公交展台,公交车,路过几个小区,两座桥,穿过一座高架,火车站每天不同的人群,相同的检票员,也许相同的动车,几个相熟的面孔,每天都拥挤的地铁,一张张冷漠的面孔,绕上海体育馆走半圈,第一个进公司,泡上一壶普洱,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,然后再倒着回溯一下早上的过程,最后回到家,略微不同的是回去的时候很疲惫了。

  从周一到周五,每天重复一样的日子,看到那么多熙熙攘攘的人群,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生活,绝大多数一样的对生活的不满,对生活的无奈,对前途的迷茫,对过去某个时刻的懊恼,我也一样。

  刚买了一台尼康D80,每天背着上下班,毛衣笑我。我却很自得其乐,每天拍拍,感受感受,虽然绝大多数照片都很一般,但我很沉浸在手持相机的那种感觉。上周甚至跑到一座天桥上,支起从公司借来的专业三脚架,拍摄了夜景车流照,效果还真是不错,很是开心了一下。于是,周末,背着三脚架,相机,骑着我的电动车,穿梭于苏州的大街小巷:沧浪亭,山塘街,走走拍拍。我想发现美丽的画面,并且记录下来,可能有的时候构图不够好,但我在努力,我尽量让美丽的东西鼓励我前进。

  有个朋友快要结婚了,但可能出于某些原因,到目前为止还没通知我,我理解。从另外一个朋友口中得知她最近当上了镇长。觉得很有意思,我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,脑海里第一个画面就是高一时候她站在讲台上高声,自信的环视教室说: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律师。虽然现在她没有做律师,但从政也算是同一门宗吧?都算是同一类型特正式,特官方的形象。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估计我应该没办法参加她的婚礼了,希望她一切顺利,祝她幸福。

  最近看了一部烂片,一部大烂片,一部26年来最好的励志片,一部近期相当不错的片,在温馨了我的心情之后,让我又逐渐鼓起了勇气,我会继续拍我的照片,记录我的生活,我的想法,继续好好经营我的blog,经营我的生活,管他妈的经济危机,管他妈的烦心事,我要活自己的生活,自己的快乐,并让我的快乐传递给我想传递的那些人。

  山塘.苏州
  车流原片

挫败感续

  改了MSN签名,说自己很有挫败感。于是,很多人都来问,问我为啥挫败。这个现象是否证明了最近我很喜欢的一句话: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说出来啊,让大家开心一下。

  开个小玩笑。今天听海洋说苏州房价继续再降,据说已经降了1K有余了,言语中后悔他之前在沈阳买的房子。我很是猥琐,每听到这类事情,总是幸灾乐祸,当然,是偷偷的。

  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。我是属于无粮一族的,房价涨跌一点点,对我来说没有实质性的影响。除非买房买车真的能提到议事日程。

  原谅我的小人之心吧。虽然我其实还是很挫败,工资按月拿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

  默默很是宽慰了我一番,说羡慕我的生活之类的。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。

  顺手给默默征友:女,天津人,现居苏州,有车,擅长天津话,英格丽是话,苏州话技能限听懂,热爱生活,人美,聪明。

四年

  欧洲杯开幕了,我每天来往于苏州和上海,早上7点多点就要出门,晚上睡的太晚,早上便起不来,已经有一次险些误了火车的经历了,后果比较麻烦,尽量不要出现。
  欧洲杯四年一次,现在我在苏州,四年前,我也在苏州,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随心所欲的足球赛事,往往是下班回家就睡觉,设定好闹钟,半夜12点起来看球,两场结束,天蒙蒙亮,重入梦乡,8点再起来去公司,坚持了大半个月,四强赛的时候,已经接近极限了,每天迷迷糊糊出门,尤其是下午回家的路上。那时,在住所附近的一个书报亭,我还每天买一份体坛周报,买的多了,就和老板相熟,他也是一个球迷。每天傍晚,买报纸的时候,就会和他乱侃几句,尤记得某次我们俩都是迷着眼碰面,很是搞笑。
  四年过去了,我有了稳定的工作,稳定的上下班时间,舒适的周末,渐渐增长的薪水,一切都和四年前不可同日而语。四年前,在苏州没有朋友,四年后,认识了默默,还有曾经为同事的海洋,豆腐。四年前,我是迷茫的,盲从的,四年后,我有了些许目标,对未来生活的渴望。四年前,我是懦弱的,四年后,我只在很少的时间里脆弱。四年前,我在享受,四年后,我在努力。四年前,我的同事是两个老板太太,四年后,我有了一帮有时好玩有时可气的活力四射的同事。四年前,我的老板总是在做空手套白狼,四年后,我遇到了一个有前途的老板。好吧,我承认,我真的不是拍马屁,因为,生活并不是靠拍马屁提高的。
  也许这个周末,我可以去找找四年前的那个书报亭,见见那个四年前认识的书报亭老板。
  
  Via

双城记(一)—路线图

  2008年4月25日,我开始在苏州和上海之间来回奔波。
  早上6点半从苏州醒来,洗漱完毕,7点出门,坐26路车到火车站下车,拿出火车票,检票进入苏州火车站候车室,7点35左右进站台候车,坐7点45的D455或者7点56的D401动车组,经过大约37分钟左右的火车,到达上海火车站,从东南出口直接进入地铁1号线,经过拥挤的地铁检票口,进入地铁,一般会刻意等一列从上海火车站始发的地铁,有座位可以坐。大约9点可以到达上海体育馆站,从4号线的4号口(好像是)出来,正好在飞洲国际门前,步行3分钟路过书报亭,看看有没有《掌机王》或者《钱经》,没有的话就去买点油饼当早饭吃。9点10分之前即可到达公司,上班路途结束。
  晚上有两班火车可坐,一班是19点10分的,大约18点10分之前就要出门,再晚些的话就要跑步前进了,还有一班是20点20分的,大约19点30之前要出门。路程周转差不多了。早点的车大约20点10之前到家,晚点的话就是21点30之前到家。如果家里没饭吃,还可以楼下买点小菜带回去,或者直接来瓶啤酒在楼下吃好上楼。不过这时候多半已经不太饿了。
  这就是我周一到周五的一般行程,除此以外,周六早上需要去平四路售票点买好下周的票,一次十张。
  已经这样1个多月了,感觉上比过去要累些,但生活更规律了,因为不规律就意味着坐不上火车,上不了班,或者回不了家。不过,倒是有心情下班后在空旷的园区散散步了,周六周日还可以去园林或者金鸡湖附近转转,休息时候,生活节奏降下来了,总体感觉还不错。
  双城记确实是一个趋势和选择,不过,还是希望城铁能早日建成,或者像地铁一样可以刷卡上车,那样就不用担心买不到票了。
  

那一刻,我离死亡如此之近

  2008年5月12日14时35分,我在上海徐汇区某楼32层工作,突然看到QQ群里,在北京的朋友说:北京地震了,4级。我下意识的念出来,同事马上说,你们有没有感觉楼在晃动?我也突然意识到确实在晃,特别明显。我脑子里有点乱,听到同事说,赶紧跑。我抓起手机和钱包,放到口袋里,还回头看了一眼楼下,没什么异常,但我随即就冲出办公室。这时候大家都手忙脚乱,我算是比较早的冲出去的,脑子里想,32楼,冲到一半估计也就停了,抑或挂了。
  我一边跑,一边掏出手机,赶紧拨毛衣的电话,她接了电话,我马上喊:带上家里钥匙,钱包,赶紧跑!上海地震了!上海地震了!快跑!毛衣在电话那头迷茫,电话信号还时断时续的,大概过了十几秒之后,毛衣说,没有感觉啊。我正好要买菜,就下去一趟吧。这时候,同事说,试试是不是还在震。我停住脚步,大概是在二十多层的时候,我觉得晃动的比刚才更剧烈了,不止是头晕,甚至脚都有点站不住了。此时此刻,我已经绝望了,我觉得楼随时可能塌掉,毕竟我们那时候还在二十多层的楼梯上。
  确定了毛衣没事之后,我紧跟着给我老妈打电话,老妈一接电话,我第一句话就是:妈,上海地震了,我在跑,你们有感觉吗?我妈也略微有些迷茫,说没感觉。我就知道家里看样子没事。我让我妈放心,然后挂掉电话。
  接着给LY打电话,这时候我已经跑出大楼了。LY接了电话,也是迷茫的够呛,开始还不相信我。后来说那我也赶紧跑。接着我又给鑫瑶和偶像打电话,开始接不通。后来也纷纷报了平安。
  等大家情绪都稳定了一些之后,也开始有了消息,说是四川地震,要接近八级。在楼下打电话打了一个小时,才回到楼上。
  回家之后,给毛衣讲经过,她笑我是胆小鬼。可是,我相信,没有经历过的人,是绝对绝对没办法体会那种恐怖的。大楼越晃越厉害,已经感觉马上就要塌掉了。人又在二十多层上,绝望应该是最好的心境了。
  人是如此的渺小,在面对自然灾害的时候,如此的脆弱,就像在我家附近发生的火车脱轨相撞的事情,就像这次地震。有句话说的好:有命赚,没命花。每天快乐乐观的生活,可能比死命赚钱要靠谱的多。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,会更加感觉亲人的可贵。
  那一刻,我离死亡如此之近,如果那个时候一个纵波过来,我的Blog就永远停摆了。希望更多的人生还,更多的人没事。

我还好

  朋友说:把你的衬衣广告撤下来吧。
  好久没有写blog了。
  最近一直在忙忙碌碌,比如早上开始9点才起床了,比如晚上要8点才能完成工作,慢慢的溜达到车站,坐人很少的公交车回家,流连街边卖碟的小店,却挑不出什么想看的碟。
  也有好事情,本来因为去苏州的问题,铁定要辞职,结果老板一再挽留,让我很欣慰,外加画了些不错的大饼,觉得值得留下来拼一把。月底可能就要开始两个城市间的动车组上班了。也许可以把blog改名叫:双城记。
  今天同事过生日,公司很周到的买了个大蛋糕,还有香槟。大家一边吃,一边聊各自的生日,我只顾低头吃,有同事问:一平,你什么时候生日。我说5月5号。原来下一个生日就是我。然后有其他同事说,你金牛座的啊?不像啊,金牛座都是很固执的人。我说,我很固执。老板拍拍我肩膀,说:你不像。
  其实我很固执,很倔,脾气也很暴躁,很多人没见过我怒气值MAX的时候,是因为还不够爆点,如果到了,还是很可怕的。
  一边工作,一边听点李宗盛的歌。要说这男人是越老越有味道啊,这把年纪了,哼哼唧唧,唱着一些老歌,变变调子,别有风味。那种人到中年的伤感,回味,好像开始慢慢体会到了。
  我还好,虽然工作挺忙,前景看来也不是那么光明,好歹碰上个三天假期,也是连续阴雨,但在家宅宅,出去随便走走。挺好。

迷宫戏码

  这几天连绵不断的小雨,下的让人心烦。晚上又开始睡不好了,尤其是凌晨时分,总是会突然醒来,然后迷迷糊糊的熬到天亮。梦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比如梦到带了一队人进入一个大楼,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撤退,可是进去时候很顺利的路却变得像迷宫一般,跳上跳下,翻墙,爬楼,累的半死。最近一次梦到是从一个很破的通道里出来,看到外面的亮光,很是欣慰。
  终于跟老大谈了之后的事情,老大很是理解我,并挽留我,这让我很高兴,谁都希望离开的时候被挽留。老大甚至说如果我去了之后不顺利,想回来的话还可以跟他说。虽然也许是场面话,但仍让我很感动。
  这几天工作时忙时空,跟毛衣说现在缺乏一点拼搏精神。毛衣讽刺我,谁不让你拼搏啦,你下班回家,可以学英语,可以看书,没人不让你拼啊。说完,她继续看《我爱问连岳》。我随便翻翻这书,很不屑的说,就这类型,是我中学时候最擅长出演的戏码,解答一下情感问题,故作深沉的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毛衣说连岳是她看过写的最好的这类人,然后继续春情荡漾的看书。
  时间过得很快,再过2个月,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。倒没有什么不舍,只是对未来有些许担忧,怕过去以后找不到如现在这般适合的工作。不过,往往这个时候,就拿当时来上海的境况来安慰自己,不同的只是,那时候我不能继续在家里待了。
  不知道别人是否经常遇到类似的梦,希望辗转之后,我的迷宫可以最终闯出去。